Drabble

>发生在Fugue之后

>Jakes脑内POV

>我不拥有这些人物,他们属于Colin Dexter和itv


-

Morse没有好好照顾自己,Jakes一早就看出来了,从小警探进门时右边脸颊上的袖子形状。八成是宿醉,他心想,但对Morse来说这比他的“日常”警务来得舒服得多,还能顺带解决失眠。喝醉的Morse大概是安静的(否则他对酒精和歌剧的依赖性很可能因为前者对唱片机的隐藏威胁而无法同时存在),最多就是缺乏自觉地在手臂之间偷偷哭一会儿吧,直到在办公桌前坐下为止他已经揉了两次眼睛。

Jakes意识到自己把乏陈可数的想象力几乎都用在了这个看不顺眼的下级身上,仿佛Morse是个未解的案件里的嫌疑人。虽然为这一多余举动打着寻找牛津男孩笑柄的幌子,但其实Gull事件之后他害怕了。他本该想到高智商杀人魔也会阅读本地的小报新闻,并对警局里一只爱好音乐的小警犬着迷?不,这不是他的错,然而Jakes也不会再冒无辜生命的险开拙劣的玩笑。头版新闻总是最显眼的,即使是Oxford Mail,他暗暗总结。这项工作总会让你学到一些别的地方学不到的东西。

但这当然不能阻止他继续以挑剔的眼光盯着Morse,甚至只是为了和自己赌气。Thursday再铁面无私也藏不住对年轻警员的偏爱,这是主要原因,也是Jakes讨厌Morse的理由里最用力画了两道下划线的。其他的还有名牌学校,穿戴不整洁,顶撞上司却从不回击他的挑衅等等。不过最重要的理由是,他能。他能坐着隔着玻璃就看到Morse,不需要编织一个连环杀人案就能接近他。他能在下达指令时把自己的烟味呼在Morse脸上,不怀好意地看着对方的眉弓皱得更深,近到不可思议。因为他能,他可以。

-

玻璃对面的人依然在逐个字母地敲着从早晨椅子没坐热,某位Sergeant就甩给他的小型民事纠纷案。Jakes眯起眼睛享受他不擅对付打字机时努力的样子,金色的短发被抓得更乱了。Morse已经穿回自己的衬衫,借给他的那件此时平整地贴在Jakes的西装下面,干净得闻不出任何血腥味。

他还记得Morse向他坦白时的表情,眉毛一会舒展一会又纠结在一起。Morse的眉毛比他想象中的更能分散注意力。

Jakes默默听完DC对清洗血迹的简短描述,还是觉得吃亏。Morse没怎么为自己辩解,平时的伶牙俐齿似乎从伤口里漏光了,只是低着头,表情有趣地变换着。酝酿着力道Jakes用夹着烟的手指戳了戳Morse的肩膀。

“下次我公伤,你该知道怎么做了。”

-

Morse敲完最后一个字符,抬起头来遇上他粗眉毛上级的注视,迅速抿嘴一笑。Jakes猜他的宿醉还没全部消失。

是时候起身为牛津小子的作文改正拼写错误了。


评论 ( 20 )
热度 ( 30 )

© 痛并渴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