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Bet you give in first愿赌服输 (Jakes/Morse)【7-8】完结

译者笔记:时隔月把终于看到L大大更文(顺便推这篇),于是兴高采烈翻完了旧账么么哒w 谢谢读过的every八底,原作者还有几篇无脑萌萌的短篇有兴趣可以戳

.--. .- .-. - .. - .. --- -.   .-.. .. -. . ...


第七章

 

Jakes渴望着早点下班,他相当肯定办公室里僵硬的沉默远比家里的难以忍受——即使不是,也绝对比较尴尬。

他意识到这样的气氛对于一个欢快的道别来说太过安静了,便没和任何人说再见。

他迈开脚步,感到自己迫切地需要新鲜空气。

以及一根烟(或者七根),但他迅速将之驱散(仅花了他的全部力气而已)。

也许他可以来一杯,他确信家里还备着些口感很棒、很烈的威士忌。

没有规定说他不能喝酒,就像是没有谁说Morse不能抽烟。

当然,Jakes琢磨,不是说他就会抽或想抽。

警官已经饱受寒冷和疲劳的折磨,因此他低头将两手揣在口袋里,尽可能地快步走着。

终于他回到家,用冻麻的手指翻出钥匙。

他几乎是直直摔进门里,即使迎接他的避风港也是相差无几的温度。

那瓶威士忌,感谢上帝,就在他所想的地方,碗柜的上面,于是他拿着它倒进了沙发——扭开盖子直接对着瓶口灌下去。

要命的门铃响起的时候他才好好享受了那么一口,以至于他跳了起来(短暂地想象可怜的Morse是否总是要经历这些)并由于错误地吞咽了那灼烧的液体而剧烈咳嗽。

“谁该死的这时候找上门来?”他思索,带着不止一点烦躁。

Jakes费了些力气起身,还不忘带着酒瓶,毫不在意自己看上去是多么的——坦白说——可怕。

他打开门刚准备质问一声“什么事!?” 却因为来访者脸上困倦的微笑而凝固了。

“哦。呃,你好。”


第八章


Endeavour不太记得他是怎么搞到Jakes的地址的了,他真心希望不是通过什么可疑渠道。

他对这个造访计划激烈地天人交战了一番,不过最终还是来了。

‘人生苦短,’他闷闷地想。’太对了。’

Morse正有些笨拙地(倒不是说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站在警官的房子外面。

Jakes打开了门,看上去略带惊讶。

“哦。好啊,”过了一会他说道,意识到自己一直站在这傻看着对方。

Endeavour又一脸困意地笑了,然后把手伸到口袋里,摸出了Jakes的香烟。

他把烟递出去,而警官犹豫了一会才接过。

“进来吧。”

Morse照做了,留意到Jakes手中敞开的瓶子,盖子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很可能是在喝它的位置附近。

“我只有一只沙发,”他似乎有点抱歉,但也知道在自己家这么说有点蠢。

“没关系。”

Morse挨着他坐下,放眼屋子的格局,缺少装饰品和家具的房间里只有一个摆满了唱片的大书柜立在角落。不过,他想只是因为自己的公寓总是乱七八糟,这里才看起来如此不同——所有东西都整齐且一尘不染。

他感激地接过Jakes递来的威士忌。

“一起吧。”他建议,指了指烟。

“好吧。”

Jakes从咖啡桌上拾起打火机,在将近两天的时间里首次点燃了一支香烟。

“准备好了?”

“开始。”

Morse把嘴唇凑近瓶口时有种奇特的想笑的冲动,然后他仰头品尝顺着喉咙滚下的浓烈味道,满足于这几天用于应付的水根本无法取代的口感。

“好喝吗?”Jakes狡黠地笑了。

“嗯。”他诚实地回答。

他们在舒适的静默中坐着,来回递着酒瓶,Jakes时不时向上吐出盘旋的烟雾,重拾他熟捻的习惯。

过了一会,Morse改变姿势把头靠在Jakes的肩膀上。谁也没说话,只是昏昏沉沉地处于一种放松而无所顾虑的状态,仿佛被柔和的暖意包围。

警官无言地将手臂绕过他的肩膀,清楚地知道他们此时看上去是什么样子但是见他的鬼。

“这么说你不讨厌我。”Morse柔声说,决定不去太过用劲地思考他们的姿势,以免用他惯常的笨拙毁了气氛。

“这看上去像是我讨厌你吗?”Jakes干巴巴地回答。

“嗯...不…只像是朋友。”Morse嘀咕。

“当然了。”

是朋友的话,Jakes很乐意顺其自然地就这样下去,他怀疑Morse是否知道这点。

“我可不想早上这样醒来。”浅色头发的警探昏昏欲睡地说。

“为什么?是因为你到时候会想起来威士忌都喝完了?”Jakes懒洋洋地咧开嘴,把酒瓶从Morse手里撬开。

“喂…”他漫不经心地嘟囔。“不,只是这太…温馨了。”

他差不多知道他是醉了,但什么也没做。也没什么能做的不是吗?

警官克制不住地大笑。“好的,太太。”

“我不是…你太太。你才应该是太太。”

“不你才是。”

“不对…”Morse微弱地坚持,嘴唇勉强地向上弯曲。

Jakes安静了一会,知道Morse睡着了。

他苦笑着希望这一刻能持续得更久一点,却明白那样第二天早上他们会处于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

可他真的不在乎这有多么荒唐,只是努力相信几个月之后自己大概宁愿去死也不要摆成这个姿势。他把烟尾摁熄在烟灰缸里,也懒得关掉台灯。

Jakes闭上眼,专注于Morse的呼吸,尝试着不要过度理解所有事情和担心早上的情况。他不记得这一切是如何展开的,却发现自己有多感谢酒精带来的奇迹。

‘人生苦短,’最终他想,’及时行乐吧。’

虽然他就算喝醉也真的,真的不是个感伤的哲学爱好者,这一次他相信了。

他知道他和Morse不会成为最好的朋友,或者更多的什么,但他很安心地知道至少,他们会为了彼此而在那儿——这话没错,在他们经历了他们所经历的之后。

Jakes感觉自己最终在睡眠的温暖中放松下来——很久很久一来的第一次…噩梦远离了他。


作者笔记:好了完结了!(超难过地哭)只是这个故事而已。不要担心,我还计划为了我们美妙的fandom写好几篇故事,仅仅因为我们该有更多!:'D 真心希望阅读的你像执笔的我一样享受了这篇我的第一个多章同人,和所有可爱的评论!<3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痛并渴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