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eavour】Ifs and buts (Jakes/Morse)

520快乐!文是之前屯的。祝我明天交作业和搬家顺利,各位天使暑假(下周)见^q^

分级:PG-13

简介:第二季结束两个月之后,Morse获得无罪释放的第一天上班。

WARNINGS:  第二季结局剧透,JakesPOV,第二人称,OOC,特别矫情


.--. .- .-. - .. - .. --- -.   .-.. .. -. . ...

    与其说是不想不如说是不敢,这样的事有很多吧。

    今天我也差点逃走。

    下班的时候天色沉闷,潮湿的空气碾压着呼吸,让人更加难以冷静。不用值班的警员们像平常一样拍着肩膀准备去酒吧消遣。我有意落在后面,好趁朋友们不注意的时候看你一眼。没有谋杀案的日子你好像也不愿意回家,宁可缩在一小团橘黄的灯光下永远不出来。

    “喂,已经是春天了。”我想冲你大喊,不然你总是听不见。或者装作听不见。如果牛津大学有惹人讨厌专业,你大概早就顺利毕业了,留在学校成为讲师,有一群仰慕你的男学生和女学生,周末会以借书为理由上门拜访,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你在唱诗班每天遇到的女子最终成为你孩子的母亲,你话不多她也不嫌弃,每天早晨替你整理领带送你出门。你会有一个家,而不是站在一具尸体对面的我,不知道在瞎操什么心。

    可惜那只是虚拟语气。

    同事们的说笑声渐行渐远,我的身体突然下定决心,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前进。越过房间再普通不过的几秒钟,心脏却像长跑了数英里一般敲击着耳膜,让我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Morse。”

    我总希望万事都有个美丽的开头,可惜遇到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事我往往不太走运,比如现在。你抬起头来冲我友好地笑了,该死地不真实。

    “……”

    准备好的台词仿佛蒸发到黄昏的光线里,我不自觉地低下头不敢与你对视,一边气恼一边蹩脚地掩藏自己的难堪。眼角看到你白衬衫的皱痕,在阳光下弯曲了里面包裹的身体线条。我想不到具体的词汇来形容心中的感觉,但我想他们是正面的。确信你没有等得不耐烦之后我放弃了逃避,回到一副冷酷上级的样子,最安全的壁垒。

    “这张桌子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吗?还是想等没人的时候和女朋友煲电话粥?”

    几乎改不掉的刻薄态度,你一定受够了吧。看,那张嘴巴又紧绷起来,却从来没有反抗的意志。

    我踏近了一步,手臂撑在桌沿,看上去有点过于急切了,但我没花心思阻止自己。你冷漠的回应不比我的出言挑衅温和半分,可我没有被激怒。我知道的,很多时候我的话并不是在期待你的回答。这样的相处模式真令人怀念,所以我不小心先笑出来。这个仅发生在鼻腔的笑声听上去更像叹息。对于这简单的行为,善于分析的你也许会(也许不会)读出以下的这些意思:'拿你没办法。'、'我知道我总听上去像在霸凌中学生'、'但你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游戏结束吧我也累了'、'…欢迎回来'。

    关于最后一条我想你还没有那么神通广大,不过你的表情已经足够放松,甚至那种天生的羞怯也缩小了数倍。感觉时机成熟,气氛刚好,我伸出手,揉了几下你的卷发,满足了长久以来的好奇心。

    “如果你今晚没有约会,也没有别的打算,要不要一起去看看Thursday?”

    你还处在对我亲密举动的意外之中,目瞪口呆的样子几乎让我产生邪恶的念头。

    “你应该去,他会高兴的。”我坚持。一半出于对单独面对那份负罪感的害怕。

    “嗯,走吧。”

    你顺从地站起身,像平时我给你任务一样,即使我知道这与等级无关。我也知道就算没有人邀请你也不会忘记探望久别的、你最敬重的长官。Thursday负伤住院一个多月,现在已经回家休养,Bright早上告诉过你了。

    “你错过了他在病房里依然为你争取清白的感人场面,”我努力让这些话听上去不像来自那个嘴巴很坏的自己,“虽然有记者小姐帮忙,曝光真相还是受到阻碍,耽误了不少时间。”

    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你已经穿好了外套(早春的气温总是反复无常),转身走到我面前,一双带来正面感情的灰蓝眼睛就在我的鼻子底下。我从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或想做什么,只知道你没有真正把我当上司看待过;说实话我又有点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了,只是呆呆地站着。所以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你会突然用力抱住我,脸埋在我的脖子旁边,似乎要把一整个冬天储存的勇气硬塞给我。起初能感觉到一点点颤抖,后来就只有稳定的力道和起伏的呼吸。我没想到人的身体可以这么温暖,忍不住也把手放在了你的背上。

    “你欠我的。”你的声音在我耳边嗡嗡响。

    “什么?”

    “Jakes!”

    “…唉好吧,随便你。”这算哪门子安慰。好像一个交换体温的姿势就能补偿我的缺席,补偿我的无能和软弱。“听着,如果当时我....”

    如果当时没有吓得腿软…我沮丧地想。然而没有感觉错的话,你紧靠着我的肩膀,好像在笑。

    “没有什么如果,Peter。”你松开了手臂,耸了耸肩,腼腆的笑容应验了我的假设,认真但没有任何不自然。这个出乎意料的拥抱就此结束了。“但是,如果没有你一直照顾Thursday,我不敢说他不会受到更多伤害。”

    我沉默了。我找不到句子,甚至找不到词。我需要烟。我突然想吻你。我怎么了。

    又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受了你的影响,我对这奇特的冲动做了妥协。

    “如果我再欠你一次呢?”

    或者说既然要补偿你,敷衍了事可不是我的作风。

    你没有来得及回答,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快。不管怎么说,我告诉自己,这些工作上的事情在进入Thursday的家门前,最好通通留在外面。

.--. .- .-. - .. - .. --- -.   .-.. .. -. . ...


Notes:写文写不上两千の诅咒。奋进别怪建国没文化,他对义务教育也是充满了向往的...(烟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痛并渴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