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Bet you give in first愿赌服输 (Jakes/Morse)【5-6】

译者笔记:这周终于把作业拍完签证拿到手...虽然还是修罗场的一具尸体就是了...O<-< 和作者确认了这篇的设定是第二季末Thursday死亡背景,以下两章有暗示。晚安滚去被窝惹;w;

.--. .- .-. - .. - .. --- -.   .-.. .. -. . ...


第五章


Morse在Jakes来之前就在办公室里做着手头的什么工作,咬着笔杆沉浸在思考中,文件乱七八糟扔了一桌。

虽然他看上去在这有一会儿了,但Jakes清楚他很可能才来不过五分钟就钻回昨晚尚未解决的一团乱麻之中。

“早啊。”警官礼貌地打招呼。他还不是很确定他们有没有到互道早安的地步——说实话关于Morse的一切他都不是很确定,但他觉得这也没什么坏处。

他知道这位年轻DC有多神经过敏(原因可以理解),所以试着保持安静。即便如此,对方还是畏缩了一下,迅速地抬头睁大受惊的双眼。

“只是我而已,别怕。”Jakes语气轻柔,希望自己听上去不是那么居高临下。他深知疲劳过度产生的妄想有多严重,而努力不过度反应又有多难。

“没事,我知道。抱歉。”Morse快速地低声说,显然有些尴尬。

警官立刻为自己的话感到后悔,但他该死的又能怎么做?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最好永远闭嘴以免冒犯任何人。“如果每个人都像他一样的话。”他沮丧地想。

如果他认为这有任何好处他或许会鼓励Morse多谈谈他的事,但在那之前要先使他信任自己才行。

“不是我有多在乎,只是…我需要他顺利完成工作,仅此而已。”Jakes想说服自己,却忽然警觉他从彻底的冷漠到变得同情心泛滥只隔了大约几星期。他甚至连具体时间也搞不清了。

“你喝酒啦?”他问话的时候扬起一边眉毛。

“当然没有!”Morse有些被激怒,但明显对话题的转换心存感激,“我可不止这点意志力。你肯定有抽烟。”

“没。”

“一根也没?真的吗?”

“没有,我都说了!我要赢你的。”

Morse意味深长地笑了。“我保证你会先认输的。”

“你怎么知道?”Jakes嗤之以鼻,却稍微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处在什么未知的劣势中。“太投入了。停下来。”他心烦意乱地想。

“呃,抽烟是会上瘾的。所以不是你想戒就能戒。”

“那酗酒也一样。”

“我可不是个酒鬼!”

“啊是啊,那我也不是个烟——烟——烟鬼!”Jakes反驳,然后才反应过来他听上去多可笑。

Morse咯咯笑起来。

“干嘛?”警官开口,努力使自己听上去有些生气,结果反而和他一起笑了出来。这笑声简直能传染!

“停下,这一点也不好笑。”他想板起脸来却惨遭失败;有什么东西在他脑袋里告诉他对方正在盯着自己看,可他不在乎。

“哦天,”Morse有点喘不过气,“最好赶紧回去干活,不然Th——”

他的脸色瞬间一沉,立刻用手捂住嘴,声音很轻,“对不起。”

Jakes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Morse颤抖的手上他感觉到那股剧痛一般的负罪感,而他清醒地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他的错。

“没关系。”他小声说,有种冲动想要去抚平那战栗的手指,用——

他又一次忍住了,在心里狠狠踹了自己一脚。“别,往,那,想。”

察觉到他的同事此时大概难过得无法继续下去(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他回到自己桌前坐下。

时不时地,Jakes会瞥过一眼以确认Morse是否还好,看起来是的,但他太清楚一个笑容之下掩藏的会是怎样的东西。

Morse也不止一次抬头,而Jakes痛苦地感到自己被有意避开了。

如此折磨人的感觉在这天剩下的时间里一直伴随着他,而他难过地怀疑自己知道为什么…


第六章


Endeavour担心、愧疚、难受得要命。

就在那个名字即将被说出的一瞬间,所有他企图销毁的回忆都重现了。

血;潮湿,阴暗,蔓延,那么多属于——

他一下子感到虚脱,开始在脑中背诵十四行诗第83首*,而这恰恰使他想起最后他对——

Endeavour没法摆脱这感觉。除了一句颤抖的“对不起”他不知道该怎么结束那个句子。

他太过专注于涌遍全身的愧疚感,没有听清Jakes的回答。

Jakes。

Morse记得他直指自己上司的每一句嘲讽的言辞,每一次无礼的顶撞,每一个锋芒毕露的回击——他后悔其中的任何一次。

而此时当他意识到自己挑起的回忆会让Jakes承受多少罪恶感...老天,他有时真是个蠢蛋。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不明白这位同事为什么对他如此...如此怀恨——现在他什么都懂了。

对Jakes来说,Morse是个幸运儿。

Endeavour花了那么多时间沉溺于自怜自哀和酒精(哈!)当中,如此看来根本不足挂齿。

他缓缓呼出一口气,纳闷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那个恼人的同事居然能激发他动脑简直是天启,平时他连自己犯错的可能性都不会算在考虑范围内…真希望此时手里能有一杯啤酒来帮助他思考。

看吧。要是他不能阻止喝酒的念头他也许是该投降了。

“别想太多。有人家的女儿还在失踪,他们总不想让一个喝醉的警探来办案吧?”

他又叹了口气;这句话在他脑海里以Thurday的声音出现。但不管是谁说的,他们可说对了。

Endeavour把所有关于愧疚、悔恨、死亡、脸色苍白的警官和酒精的想法抛之脑后,专心对付眼前的工作。

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



译注:*十四行诗第83首:莎士比亚所作154首十四行诗中的一首,描写诗人对一名年轻男子(fair youth)的爱慕衷情。(参考wiki)

评论
热度 ( 20 )
  1. 弗兰肯斯壳痛并渴痛 转载了此文字
    嗯来lofter就是为了刷endeavoue现在就开始吧~

© 痛并渴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