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Bet you give in first愿赌服输 (Jakes/Morse)【3-4】

简介:Endeavour对Jakes的烟瘾说教,某警官便提出了一项挑战...

译者笔记:日更诶嘿!第四章有第二季结局暗示,不想被间接剧透请回避。那一章基本是Jakes视角的心路探索(。)并没有两人打情骂俏w 有的句子不清楚意思就完全按原文翻译了,如果有不通或者修正建议请务必告知!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Endeavour倏地惊醒,睁大眼睛四处张望了一圈以确定是否被人看——

“累坏了,可不是?”

小警员呻吟着将脑袋埋进手心里。要说被抓到把柄他想不出比这更糟的人选。

“工作时间还犯困?”

“去抽你的烟。”Morse咕哝着,庆幸Jakes看不到他的脸。

警官大笑。“啊,你看吧,现在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在你睡着的时候守着规矩?在你不省人事期间我很可能已经抽完三十根了,天啊也许我该去酒吧喝两杯,就为了刺激你。”

“你那是作弊。这和输赢无关,是重在参与。”Endeavour轻笑着抱怨。

“不,我是为了赢。而且我也会赢,这点没得商量。”Jakes扬起的嘴角中透着认真。

“好吧,那你去给我倒杯酒好了…”Morse叹气,抬头向Jakes抛出一个睡眼惺忪的瞪视。

他们同时放声大笑出来,Endeavour有点过于疲倦而Jakes则是发自真心觉得好笑,直到逐渐平息下来变成小小的嗝,最后化为令人安心的一片寂静。

“你最好回家休息,我们继续呆在这也没什么用处了。”警官拍了一下Morse的后背,“我认为你需要睡个好觉。我可以载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只是免得你缺少睡眠而垮掉。”

Endeavour盯着他,有些吃惊。“而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呢。不用了没关系;我可以走路——不然大概又会睡过去。但还是谢谢你。明天见?”

“好吧。还有记住了;不准沾酒。”

“你也不准抽烟。把你的香烟给我。”Endeavour露齿一笑。

“什么?不行!我又没法保管你的酒。”

“我没了。都喝完了。最后一瓶我当作道歉礼物送给了某个被我打坏花瓶的人。拿过来,”Morse坦诚,并伸出一只手。“不然就取消赌约。”

“我等下再去买好了。”Jakes闷闷地说,一边不情愿地递出烟盒;不过即使他这么说了也不是真的会去买。哦,让Morse拿走他们吧。也许这对他真的有好处。

“你最好别。不过你暂时也买不起更多烟了,星期五才发工资。”Morse一脸无辜地展露微笑。

“你简直是我的瘟神。”他的同伴忍不住翻了白眼。

“不不,”Endeavour回敬道,“香烟才是。现在,我该回去了。再见。”

他站起来,拿起外套,甚至没等对方做出回应便一走了之。对于这次自己终于反击了Jakes的嘲笑他感觉良好。

他披上外套,精神抖擞地走在路上,来回搓着双手以获得些许温度。这是个严寒的夜晚;天空暗沉且飘着雨,冷风强有力地划过他的脸。

Endeavour渴望地瞥过一眼酒吧窗口温暖的光。

“别犯傻,要是不能喝酒根本没必要进去。Jakes是对的,你需要休息。”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意识到这个动作他经常做,但没有将手拿出来。“简直冻死人,如果不想搞得体温过低就只能牺牲一下,仪容不整了。”

回家的路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几乎一进家门他就结结实实倒在了床上,除了停下来脱掉风衣和西装外套。

由于太过疲劳,他很快就和着衣服进入了梦乡。

几星期以来头一次,他没有被噩梦造访。


第四章


Jakes像平时一样早起。清醒以后便无法再次入睡,是夜里常常困扰他的一件事。

早餐是用一杯便宜咖啡把烤得焦黑的脆吐司送进胃里。

平常这个时候他已经点起一天当中的第一支烟了,可是为了遵守约定他没这么做。

感觉糟透了,这事得下真功夫。

Morse拿走了他的另一包烟,但他确定他有撒谎的部分…警官把Morse对抽烟有害健康的言论比他愿意承认地还要当真,所以这另一包被藏起来也许值得庆幸。

离Jakes的上班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于是他坐下来喝他加入了过多糖和...思考的第二杯咖啡。

他想到工作,接着不可避免地想到一直使他自责的Thursday,接着想到Morse,他并没有...责备他。

Morse;聪明,才华洋溢,笨拙而大胆,自负却有自知之明,刻薄,神经质,单纯,魅——他刹住自己以免朝那个方向一路想下去。

毋庸置疑这位金发的年轻警探禀赋过人,而他本人对此有时也显得十分清楚。

Jakes猜自己对他的怨气只是因为对方比他更加优秀。而他也是靠努力才到达这个位置的。自然,警官曾经有所嫉妒,并且对他表现出一些敌意(好吧…不止一些)。但是说实在的,Morse也没做那么多努力。这样他们之间形成了Jakes称之为“容忍范围内”的关系。不过最近他们相处得不错,自从某些事情公之于众以及Th—— 他再次制止了自己,深吸一口气。

所有的一切都令他回想起自己的前任长官…他甚至不能好好坐在桌前而不感觉到肚子上那把名为愧疚的利刃。

Jakes知道这无济于事;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即使他于心有愧也无法改变。

可无论多少次Morse告诉他“这不是你的错!”,他始终不能接受当时已经尽力的说法。

因为他没有。他本应该在那儿,本应该勇敢面对那个——那个—— 他不由得战栗起来,拒绝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那么多年前。

Jakes忘不掉,一刻也忘不掉。每一个细枝末节都仿佛烙印一般刻进他脑海里。

而这里,这个地方,就是他的思路开始和结束的地方。没什么能将其驱走,最多保持钝痛而不是他每天必须重新体验的痛楚,不论梦里梦外那都是地狱。

“说到这点…”他苦涩地想;又要开始新的一天了,又要继续和那些与使他走上从警之路一丘之貉的家伙们战斗。

“Morse最好意识到这点。”

在这儿,他的思路回到了原点。

他往身上甩了些干净衣服然后走出了这该死的地方,第一百万次希望自己可以是别的什么人,别的没有像他一样麻烦缠身的人,别的世界所青睐、给予更多快乐和幸福的人。


作者笔记:好吧,这是挺angsty的,但这篇同人并不只是空而无物的可爱小羊和彩虹。实际上正好相反。

嗯那么我很快就会给你们放出新章节。只是大概啦 ;)


评论 ( 19 )
热度 ( 21 )

© 痛并渴痛 | Powered by LOFTER